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12月22日 星期三

      鮑威爾+布雷納德:下一屆美聯儲“夢之隊””將如何影響貨幣政策?

      東方金誠認為:在美國開始收緊貨幣政策、通脹持續居高不下的背景下,鮑威爾連任有助于降低貨幣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并控制通脹預期。

      當地時間11月22日,美國總統拜登宣布,正式提名現任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連任美聯儲新一屆主席,同時提名美聯儲理事萊爾布雷納德升任美聯儲副主席,負責監管的副主席職位及美聯儲理事會其他空缺的提名計劃從12月初開始。提名經參議院確認后,鮑威爾將于明年2月開啟其作為美聯儲主席的第二個任期。至此,新任美聯儲主席人選之爭基本塵埃落定。有評論表示,鮑威爾在國會的戰略性人際交往能力和務實靈活的貨幣政策方法,以及布雷納德在重大經濟問題上的深度思想,將使他們成為堪比伯南克、耶倫組合的“美聯儲夢之隊”。那么,鮑威爾成功連任及其與新任副主席布雷納德的管理組合,將如何影響美聯儲后續貨幣政策方向?

      對此,東方金誠認為:在美國開始收緊貨幣政策、通脹持續居高不下的背景下,鮑威爾連任有助于降低貨幣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并控制通脹預期。

      首先,由于鮑威爾已經擔任了四年美聯儲主席,市場對于他的溝通與政策風格更加熟悉,特別是他在本輪Taper進程中成功與市場進行了充分的預期溝通,因此,在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之際,鮑威爾的連任降低了市場對于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此外,布雷納德作為副主席,其貨幣政策立場與鮑威爾基本一致,二人的管理組合將能夠保持貨幣政策的連貫性。同時,二人在金融監管和氣候變化議題立場上雖然存在差異,但這種差異反而能夠在掣肘中達成一定的政策平衡,并有利于美聯儲發揮更為多元的角色。正如評論所述:“對于貨幣政策來說,這不算是一個重大變局,但這為美聯儲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提供了確定的時刻?!?/p>

      其次,面對高通脹壓力,鮑威爾曾經明顯的“鷹派”傾向有利于推動美聯儲做出更加靈活的政策應對。從鮑威爾以往的經歷來看,其政策立場曾表現出明顯的“鷹派”——2013年他曾是推動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盡快退出寬松的關鍵人物,且在2018年擔任美聯儲主席后,他曾頂住政治壓力,力主加息(美聯儲在2018年加息四次)。而布雷納德的政策立場更加“鴿派”:她更為強調充分就業,關注社會邊緣群體福利,認為在就業取得實質性進展前不應急于加息,且對通脹有更高的容忍度?;诖?,在目前美國貨幣政策開始退出量寬、通脹持續“高燒不退”背景下,更加鷹派的鮑威爾連任顯然更有利于控制通脹預期。鮑威爾此前對“暫時性通脹”的強調較為成功的控制了當時的通脹預期,而在11月22日獲得提名后,他表態:“通脹維持高位將會給美國家庭帶來損失……我將使用美聯儲的工具來幫助就業和支持經濟,對抗快速上漲的消費者價格,并防止更高的通脹變得根深蒂固”,向市場釋放出后續可能推動美聯儲作出靈活的政策反應來應對通脹的信號,同樣有利于控制長期通脹預期——鮑威爾連任消息發布后,黃金承壓、美債收益率上行、美元指數創新高、美股沖高后回落,資產價格的走勢組合顯示,市場已作出貨幣政策將要轉鷹的預判,首次加息的預期時點從明年7月進一步提前到6月。

      不過,新一屆美聯儲人選的變更不會改變其貨幣政策決策的獨立性特質,未來“收水”節奏及加息時點仍將取決于疫情演變下的就業修復狀況與通脹走向,目前市場對加息頻率的預期可能偏激進。

      無論鮑威爾、布雷納德本人及后續輪值的美聯儲票委政策立場如何,美聯儲政策決策的獨立性不會受影響??傮w看,我們認為鮑威爾在貨幣政策制定方面較為溫和審慎,在面臨疫情令經濟格局產生巨大變局,以及就業與通脹目標發生偏離這一貨幣政策困境時,美聯儲在決策方面更將保持審慎態度。根據美聯儲最新的貨幣政策框架,通脹和就業目標發生矛盾時的解決辦法,關鍵在于判斷各自恢復至目標水平的時間。美聯儲11月啟動靈活式縮減QE計劃,說明其并未預設政策路線,未來政策路徑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對疫情形勢演變下的就業和通脹走向的研判。

      根據美國醫學專家福奇的判斷,若大多數美國人接種疫苗,2022年春季美國可能較大程度上控制住疫情。以此為基準情形,明年一季度疫情緩和有望帶動就業缺口加速彌合,意味著,只要疫情不再對就業修復產生顯著影響、勞動力市場回到接近充分就業水平,那么通脹及通脹預期可能將成為貨幣政策的主要考量。若到明年年中QE結束時,通脹率依然維持在2.5%上方,且長期通脹預期依然偏高,說明通脹在較長時間可能無法退回到政策目標水平,那么不排除美聯儲最早在三季度就開啟加息的可能性,同時也不排除在此之前美聯儲加快縮債速度的可能性。但若通脹在明年上半年出現回落,或疫情再次出現較大反復,經濟開放受阻、就業缺口難以彌合,那么美聯儲大概率將推遲加息進程,首次加息時點甚至可能延緩至2023年。由此,我們認為,美聯儲未來貨幣政策節奏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目前市場僅憑鮑威爾連任就對加息頻率做出的預期可能偏激進。

      首先,由于鮑威爾已經擔任了四年美聯儲主席,市場對于他的溝通與政策風格更加熟悉,特別是他在本輪Taper進程中成功與市場進行了充分的預期溝通,因此,在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之際,鮑威爾的連任降低了市場對于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此外,布雷納德作為副主席,其貨幣政策立場與鮑威爾基本一致,二人的管理組合將能夠保持貨幣政策的連貫性。同時,二人在金融監管和氣候變化議題立場上雖然存在差異,但這種差異反而能夠在掣肘中達成一定的政策平衡,并有利于美聯儲發揮更為多元的角色。正如評論所述:“對于貨幣政策來說,這不算是一個重大變局,但這為美聯儲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提供了確定的時刻?!?/p>

      其次,面對高通脹壓力,鮑威爾曾經明顯的“鷹派”傾向有利于推動美聯儲做出更加靈活的政策應對。從鮑威爾以往的經歷來看,其政策立場曾表現出明顯的“鷹派”——2013年他曾是推動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盡快退出寬松的關鍵人物,且在2018年擔任美聯儲主席后,他曾頂住政治壓力,力主加息(美聯儲在2018年加息四次)。而布雷納德的政策立場更加“鴿派”:她更為強調充分就業,關注社會邊緣群體福利,認為在就業取得實質性進展前不應急于加息,且對通脹有更高的容忍度?;诖?,在目前美國貨幣政策開始退出量寬、通脹持續“高燒不退”背景下,更加鷹派的鮑威爾連任顯然更有利于控制通脹預期。鮑威爾此前對“暫時性通脹”的強調較為成功的控制了當時的通脹預期,而在11月22日獲得提名后,他表態:“通脹維持高位將會給美國家庭帶來損失……我將使用美聯儲的工具來幫助就業和支持經濟,對抗快速上漲的消費者價格,并防止更高的通脹變得根深蒂固”,向市場釋放出后續可能推動美聯儲作出靈活的政策反應來應對通脹的信號,同樣有利于控制長期通脹預期——鮑威爾連任消息發布后,黃金承壓、美債收益率上行、美元指數創新高、美股沖高后回落,資產價格的走勢組合顯示,市場已作出貨幣政策將要轉鷹的預判,首次加息的預期時點從明年7月進一步提前到6月。

      不過,新一屆美聯儲人選的變更不會改變其貨幣政策決策的獨立性特質,未來“收水”節奏及加息時點仍將取決于疫情演變下的就業修復狀況與通脹走向,目前市場對加息頻率的預期可能偏激進。

      無論鮑威爾、布雷納德本人及后續輪值的美聯儲票委政策立場如何,美聯儲政策決策的獨立性不會受影響??傮w看,我們認為鮑威爾在貨幣政策制定方面較為溫和審慎,在面臨疫情令經濟格局產生巨大變局,以及就業與通脹目標發生偏離這一貨幣政策困境時,美聯儲在決策方面更將保持審慎態度。根據美聯儲最新的貨幣政策框架,通脹和就業目標發生矛盾時的解決辦法,關鍵在于判斷各自恢復至目標水平的時間。美聯儲11月啟動靈活式縮減QE計劃,說明其并未預設政策路線,未來政策路徑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對疫情形勢演變下的就業和通脹走向的研判。

      根據美國醫學專家福奇的判斷,若大多數美國人接種疫苗,2022年春季美國可能較大程度上控制住疫情。以此為基準情形,明年一季度疫情緩和有望帶動就業缺口加速彌合,意味著,只要疫情不再對就業修復產生顯著影響、勞動力市場回到接近充分就業水平,那么通脹及通脹預期可能將成為貨幣政策的主要考量。若到明年年中QE結束時,通脹率依然維持在2.5%上方,且長期通脹預期依然偏高,說明通脹在較長時間可能無法退回到政策目標水平,那么不排除美聯儲最早在三季度就開啟加息的可能性,同時也不排除在此之前美聯儲加快縮債速度的可能性。但若通脹在明年上半年出現回落,或疫情再次出現較大反復,經濟開放受阻、就業缺口難以彌合,那么美聯儲大概率將推遲加息進程,首次加息時點甚至可能延緩至2023年。由此,我們認為,美聯儲未來貨幣政策節奏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目前市場僅憑鮑威爾連任就對加息頻率做出的預期可能偏激進。

      下一篇:DWS預期2022年增長強勁而通脹壓力漸減

      
      

          777久久久综合噜噜噜,777gn亚洲大,777久久综合,77777综合久久伊人 百度 360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成人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