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3月26日 星期六

      經銷商實名舉報眾泰汽車篡改車架號 以騙取國家新能源車補貼

      屢屢被經銷商和供應商追債、深陷破產重整困局中的眾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眾泰汽車”,000980.SZ),近日又被經銷商指控騙取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

      經銷商實名舉報眾泰汽車騙補

      作者: 楊海艷 李科龍

      [ 成都市的地方新能源補貼與國家新能源汽車的補貼金額為0.6:1,每輛車的地補接近3萬元,300余輛車的地方補貼接近千萬元。 ]

      屢屢被經銷商和供應商追債、深陷破產重整困局中的眾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眾泰汽車”,000980.SZ),近日又被經銷商指控騙取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

      “2015年,眾泰汽車給我發了44輛車,但是因為上不了牌退回了廠家。2016年12月份,公司又給我發了500多輛車。”四川勇多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下稱“勇多汽貿”)總經理趙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勇多汽貿將這批車銷售給成都路通路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成都路通路”),用于汽車租賃,但在上牌時發現,其中有300多輛車無法上牌。

      趙勇稱,這批無法上牌的車輛在眾泰廠家的多方“疏通”下,最后,500多輛車中有420多輛成功上牌。

      但此事并未完結,2018年,當成都路通路打算將上述車輛中的部分車型轉賣二手車時,卻發現車輛無法“過戶”。“車管所在核驗的時候發現車架號(車輛識別號,簡稱“VIN”)被改過。”趙勇告訴記者。按照我國現行的《機動車運行安全技術條件》(GB7258-2012)的規定,“車輛識別代號(或整車型號和出廠編號)一經打刻不得更改、變動。”

      據趙勇發給記者的材料,上述涉及車架號更改的兩款車分別是車型號碼為JNJ5020XXYEV2和JNJ5020XXYEV3的兩款純電動貨車和專用車型,其電池容量分別為31.1kWh和35kWh,車輛生產企業為湖南江南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永康眾泰分公司(下稱“江南汽車”),為眾泰汽車的子公司。當年政策對這類車型的國家補貼為每千瓦時1800元,這兩款車可以享受到的補貼分別為5.598萬元和6.3萬元。

      當成都路通路將這批車輛投入市場,并達到國家工信部新能源汽車補貼申領條件(行駛里程達到2萬公里)后,眾泰汽車用這批更改了車架號的車輛成功地申請了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據趙勇給記者提供的由浙江省財政廳下發的通知,2016年度,眾泰汽車的子公司江南汽車所售的這批車輛,達到140余輛,僅2016年眾泰汽車就從這批車輛中獲得近800萬元國家補貼。

      先出生,再拿“準生證”

      因為車架號被更改,趙勇所在的公司無法申領地方補貼。按照當年的政策,成都市的地方新能源補貼與國家新能源汽車的補貼金額為0.6:1,每輛車的地補接近3萬元,300余輛車的地方補貼接近千萬元。除了無法申領補貼外,車架號更改還導致維修、三包都存在問題,此外,公司也無法將這批車進行二手車轉賣,也導致一系列損失。“在3000萬~4000萬元左右。”趙勇說。

      眾泰汽車為何要篡改車架號?工信部公告對于新車來說,就像是“準生證”,一位商用車企內部的高層人士李波(化名)告訴記者,一款新車要上市銷售,必須提前登上工信部的新車公告。“公告沒有過期時間,但是會因為要求技術升級等進行淘汰的情況。”李波告訴記者,過去幾年在新能源商用車行業,補貼政策基本上每年都在變,標準也一直在升級,所以可能出現2015年生產的車,因為技術標準比如電池的能量密度等達不到2016年的指標,所以無法銷售的情況,這時候企業可能就想著先拿能夠滿足最新技術的產品去申請公告,然后把之前的產品通過更改車架號的形式,放入新的公告目錄中繼續銷售。

      按照趙勇的說法,上述部分車型2015年便已經生產,但這兩款車型分別獲得了第287批和289批工信部公告,發布的時間分別為2016年8月和9月。

      在得知這一事實后,趙勇曾多次與眾泰汽車方面交涉,后者曾承諾支付趙勇地方新能源補貼的70%作為補償金,但并未兌現。隨后,趙勇向國家工信部實名舉報江南汽車篡改車架號騙補的情況,工信部在去年9月回函稱,該公司篡改車身車架號的問題,將按程序依法依規對江南汽車進行嚴肅處理。

      曾因“早產車”被舉報

      其實趙勇并非第一個舉報眾泰汽車騙補的經銷商。據記者了解,早在2016年,就有江蘇宿遷眾泰經銷商舉報眾泰汽車為拿到新能源補貼,在國家力查騙補之時,批量生產眾泰新能源云100“早產車”。由于生產日期與全身玻璃相差3~5個月,車管所拒絕過戶。除了玻璃生產滯后整車生產外,有消息稱還存在別的零部件生產日期滯后于整車生產日期的情況。

      當時,眾泰汽車方面曾發布公告稱,玻璃生產日期晚于整車是因為“噴碼在進行生產日期切換時,設備人員在調試玻璃日期噴碼設備時操作失誤”。但此次趙勇舉報并獲得工信部定性的“更改車架號”的行為,是否涉及騙補,眾泰方面人士未給予回應。

      在2016年和2017年,國家工信部發布了兩批對包括蘇州金龍、奇瑞萬達、深圳五洲龍、河南少林等在內的十余家汽車企業的行政處罰決定,給予“罰款、責令停止生產銷售問題車型、暫停新能源汽車推薦目錄申報資質”等處罰措施,但并未根絕新能源領域騙補的情況。

      但趙勇與眾泰汽車在上述涉及“騙補”事件中的糾紛仍未結束。“除了去年給了幾十萬元補貼之外,眾泰方面一直沒有對我的損失進行彌補。”趙勇告訴記者,上述涉及車架號篡改的車輛總數有1000多輛,除了他所經營的公司之外,其余的銷售方基本上都是眾泰汽車下屬或者關聯的企業,所以并沒有出現其他經銷商舉報的情況。

      因為資金鏈斷裂,目前眾泰汽車母公司鐵牛集團已經宣布破產,公司也已經全面停產,并在2020年9月提交了預重整公告,并公開招募投資人,但截至目前已經8個月過去,尚未有確切的投資人浮出水面。據眾泰汽車日前發布的財務數據,2020年其營業收入僅15.05億元,但凈虧損102.4億元。在此背景之下,趙勇想要追償眾泰汽車,獲得補償的希望遙遙無期。

      下一篇:入駐率客流雙低 芳圓里IDMALL陷惡性循環
      777久久久综合噜噜噜,777gn亚洲大,777久久综合,77777综合久久伊人 百度 360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成人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